快捷搜索:

这个苏锐难道是之前疯传的那位苏老太爷的私生

  性的打击!
 
    而这绝对不是李振声愿意看到的事情!
 
    苏锐走到了李振声的跟前,目光之中闪烁着淡淡的精芒:“李将军,我之前说过,这件事情上面,我需要一个道歉。”
 
    苏锐继续咄咄逼人!
 
    他不在乎宁海军区会对这些人怎么处罚,因为他已经出手做了惩戒!对于这些在作恶之后还敢威胁别人的人,苏锐就是要一个道歉,一个认真而正式的道歉!
 
    听了苏锐的话,脑子灵活的王安国率先走过来,深深的对苏锐和苏炽烟鞠了一躬:“很抱歉,我在未调查清楚事实真相的情况下就进行了莽撞无理的处理,我向二位道歉。”
 
    王安国想的很简单,意思是他低了头之后,就不需要副司令员再来低头了,这无形中给领导挽回了一点面子。 ()()(小说)可是,在王安国道歉了之后,苏锐根本没理他,然后便看向了站在一旁的李振声!
 
    这意思很明显到你了。
 
    苏锐才不在乎对方是个中将呢,更不在乎对方的年龄到底如何,该道歉就得道歉,该表态就得表态!责任都是在你这一方的!
 
    李振声的眼皮狠狠的跳了一下,终于还是走到了苏锐和苏炽烟的面前,敬了个军礼。
 
    “这次的事情,我有很大的责任,我向你们道歉,也希望二位可以彻底的忘掉这件事情。”李振声说道。
 
    他的声音有些阴沉,这阴沉倒不是针对苏锐的,而是针对他手底下的那些兵!
 
    “彻底的忘掉?这就是李中将的道歉吗?抑或是说,这是你的希望?”苏锐眯了眯眼睛,问道。
 
    “对不起。”李振声面对着咄咄逼人的苏锐,似乎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气势竟然被对方给压了下去,面色更加的不自然了:“我会让人立即调查这件事情,一定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的。”
 
    “哦。”苏锐不咸不淡的哦了一声,而苏炽烟根本就没说话。
 
    看到这年轻男女几乎没给出回应,李振声知道,这两人的心里还有着严重的芥蒂呢,于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。
 
    “李将军,王军长,我已经收到了你们的道歉,不管你们的道歉有没有诚意,至少你们是道了歉的。”苏锐说道。
 
    王安国差点没跳起来,什么叫我们的道歉有没有诚意?合着你这句话就是说我们没诚意了?
 
    苏锐瞥了一眼王安国,把对方的情绪尽收眼底,淡淡的说了一句:“但是,我要正式道歉。”
 
    “正式道歉?”王安国皱着眉头说道:“什么样的正式道歉?”
 
    李振声望着对面这个年轻得有些不像话的国家战斗英雄,感觉到对方几乎深不可测!
 
    他隐隐的有种预感,对方接下来的要求,恐怕让他们很难能够完的成!
 
    “正式道歉,很简单。”苏锐眯了眯眼睛,说道:“将事情的最终调查结果公布在解放军报上面,并且在军报上向我们正式道歉。”
 
    停顿了一下,苏锐补充了一句:“以宁海军区的名义。”
 
    以宁海军区的名义!
 
    对李振声来说,这是最在乎的事情!
 
    毕竟,在华夏的传统观念里面,一直都是家丑不可外扬的,如果这种事情登报了,而且登上的还是全军发行的解放军报,那么宁海军区从此将颜面扫地!所有人见到他们都将指指点点!
 
    李振声的脸庞已经一阵青一阵白了!
 
    这位军区副司令员似乎已经想象到了,以后别的军区的人在提到宁海军区的时候,都会补充一句:“就是那个强-奸未遂还主动往别人身上泼脏水的那个军区!”
 
    没有一个人想要看到这种事情发生!
 
    张玉干一直没讲话,在他说出苏耀国老人的名字之后,此次宁海之行的任务已经宣告完成,接下来就该由苏锐来唱主角了。
 
    当然,站在一个军人的角度,张玉干可不想放过那些害群之马!
 
    见到李振声和王安国等人默不作声,苏锐哪里还不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些什么,冷冷一笑:“这就是你们所说的认真道歉吗?我看不到你们的丝毫诚意。”
 
    往前走了一步,苏锐整个人的气场都有些咄咄逼人了:“你们是将军,但是,带出了一帮只会欺男霸女的兵!都这样了还不愿意登报正式道歉?那么好,我现在把话放在这里,这只是最低级别的要求,如果你们连这个要求都拒绝的话那么我会告诉你们……等着这件事情越闹越大吧!”
 
    说完,苏锐便牵起苏炽烟的手走了出去。
 
    张玉干并没有立即追上,而是指了指李振声,怒其不争的说道:“你啊你,现在是面子问题吗?你看看你带出来的好兵!如果你不给出个交代,我看你从此以后还有没有脸面去老首长家里拜年!”
 
    李振声复杂的看了张玉干一眼,没有答话。
 
    张玉干看到李振声仍旧是灵光忽然划过了他的脑海!
 
    苏锐?
 
    这个苏锐,难道是之前疯传的那位苏老太爷的私生子吗?
 
    要不要这样啊!
 
    随着一个身份接着一个身份的被解揭开,李振声已经明显感觉到浑身无力了!
 
    “首长,我们怎么办?”王安国有些迟疑的说道,现在他也开始忐忑了。
 
    “还能怎么办?”李振声没好气的说道:“严查,彻查,查到底,一个不放过!查清楚之后再给我登报道歉!让全军都看看,你带的兵多给我长脸!”
 
    王安国被训斥的面红耳赤,可即便这样,他也只能继续硬着头皮答应下来。
 
    李振声说完,也气冲冲的拂袖而去了!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在酒店的一间小型的会客室里面,张玉干坐在苏锐的对面。
 
    “行了,消消气。”张玉干说道。
 
    “有什么样的将,就有什么样的兵。”苏锐没好气的说道:“老首长,您老人家是没看到当时的情况……”
 
    张玉干伸出一只手,止住了苏锐的话头:“我能想象出来,不过,这件事情已经和你没什么关系了。”
 
    “怎么能和我没关系?”苏锐的眉毛一扬,愤愤的说道:“我还不解气呢。”
 
    “苏无限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,你觉得所有的涉事人还能跑得了吗?”张玉干淡淡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苏无限插手了?”苏锐摇了摇头:“也是,女儿受到了这种委屈,任何一个当爹的都忍不了,好吧,这次我破例支持他一次。”
 
    张玉干知道这哥俩一直都不对付,呵呵一笑,倒也没有多说什么。
 
    苏锐看着张玉干肩膀上的将星,目光闪了闪:“老首长,话说您老人家是什么时候加的这颗星星?我没听说华夏最近有公开授衔啊。”
 
    “没有公开授衔,难道就不能私底下授衔?”在成为上将之后,张玉干已经接近了华夏军人的金字塔顶端了,这是所有军人都梦想的时刻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